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们的家园

我们的乐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群十六岁被集结到密云北京精密机床零件厂的热血青年,一群年过六旬笑谈过往的长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  

2012-08-16 15:5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六月六日六车间的恒温车间和计量室部分人聚会合影(黄自文师傅、王红英师傅有事早退)
 第一排:赵军、王月香、郭玲、刘品新、苏中慧、宋曼华、李金英、邢振香、战淑媛。二排:吴蕴辉(黄新琪夫人)、张老师(杨成浩夫人)、齐桂秀、刘淑敏、刘淑奇、王俊荣、叶春英、李广水、王连成、金瑞华、徐汝康、刘金波。三排:马树俊、郭广林、葛佩军、张士哲、娄封豪、杨贵兴、张成喜、李玉涛、李家兴、卢俊龙、李连俊、狄元、刘学温。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计量室大部分师傅七十多岁,老检查科长李广水八十有五,吴师傅也八十开外了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时不饶人呀!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前排左起:马树俊、狄元、李玉涛、叶春英、王俊荣、娄封豪、张士哲、刘学温
后排左起:卢俊龙、宋曼华、杨贵兴、李金英、张长喜、赵军、郭玲
          聚会的亲情场面十分感人,大家恋恋不舍,希望在有生之年有更多相聚,我拍了不少照片,并分别洗出给大家,用非
常精美的小礼品袋装好,还写了一首长诗,以表大家间的深情和对美好岁月的回忆。此聚会由齐师傅发起,马树俊等组织,得到
王红英师傅的大力协助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七月七日大学同学聚会于古北口,曲澈——一身西部牛仔的装束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 这俩,不知说什么哪,反成眼神够逗的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海阔天空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出公司大楼,过马路,照的几张鸟巢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密云长虹桥公园照了几张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从哈尔滨到伊春的路上,停车休息照的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是不是大庆的油车,不知是否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进入小兴安岭原始森林前的路边小屋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几张小兴安岭原始森林公园的景色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这水面平如镜,可前面就是飞流直下挺大的瀑布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白桦林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鄂伦春人村落的雕塑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抚远中俄边境的小村落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雨中中俄边境的黑龙江畔,对面就是俄罗斯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黑龙江、松花江、乌苏里江在此汇合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抚远———中国领土的最东端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郭颂的一首乌苏里船歌,让人渴望目睹乌苏里和赫哲族人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每年春节晚会,迎来第一缕阳光的就是这里——-- 东方第一哨所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现在哨所从原来的破旧地方搬到了新驻地。
 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黑瞎子岛刚刚对外开放,中俄边界用铁丝网分界,能看到对方归还前一晚上建起的小教堂,哨所也清晰可见,那边头怕哨兵睡觉,
哨所盖得非常非常小,中国人称之————厕所。岛上的湿地公园不错,雨天逛湿地公园,过分滋润了,天气很冷,大家把所
有的衣服都穿上,人家导游穿上了羽绒服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以下几张是在太阳岛上照的,包括俄罗斯风情小镇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哈尔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。
 
老了,老了,还瞎得瑟——献丑了。 - 我们的家 -     我们的家园
 哈尔滨正索菲亚大教堂。

乱七八糟照了不少,抽出一些让大家分享我们的旅游过程,并对照片提出宝贵意见。谢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